“以前不管去昆明的医院还是去贵阳的医院做检查,父亲先要早起把家安顿好,然后和我一起坐三个多小时的车,医院人多排队不说,看完病当天还不一定能赶回来。”4月12日,刚进行完第三次远程医疗诊断的陈师攀说道。

  虽然不是第一次受益于远程医疗,但每一次诊断后还会让陈师攀激动不已。

  陈师攀今年19岁,是盘州市大山镇人,13岁患I型糖尿病后,每半年或一年都要到医院进行检查。

为了让陈师攀得到更好的诊断,家里都会带他到昆明或是贵阳的大医院进行检查。

“盘州到贵阳一人来回高铁票230元,来回至少要七、八个小时,算上各种开支,去检查一次要花费将近一千元,费时、费力、费钱。”陈师攀的父亲陈景华掰着指头一笔一笔的给记者计算着。

  
明知费时、费力、费钱,为什么还要去大医院?“图个放心!”陈景华的答案虽然简单但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一费时、费力、费钱的诊断方式

  在盘州市人民医院远程医疗中心

  正式使用后得到了改善。

  2016年8月,陈师攀成为了盘州市远程医疗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远程医疗,让陈师攀在家门口就能申请到来自贵医附院相关专家对他的病情进行最新诊断,而且每次都是由副主任医师或主任医师来进行诊断,诊断费绝不会超过10元。  “现在诊断一次最多半天时间,而且整个花销不会超过100元,省时、省心、省钱。”陈景华说。

  医院的远程医疗中心

  真正实现跨区域跨机构优质医疗资源共享,

  让老百姓在基层也能享受到

  三甲医院和高级医师的诊疗服务。

  同时,远程医疗对加速县域、乡镇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分级诊疗模式具有推动作用。

  ★

  而对于指导盘州市人民医院的贵医附院来说,远程医疗平台试用后,也大大缓解了医院“门庭若市”的状况。 贵医附院医务处办公室主任、远程中心主任蒋捷说:“远程医疗服务的开展,不仅使患者及时得到救治,节约了卫生资源,还减轻了就医群众异地就诊交通费、家属陪同费、住院医疗费等经济负担,群众满意度和获得感进一步提升。”截至目前,贵医附院已与208家县医院签订远程医疗项目战略合作协议书,从2015年元月份至今,共计开展远程会展11349例,其中,交互式会诊5421例,影像会诊、超声会诊、病理会诊在内的非同步远程会诊5928例。

  ★

  2015年以来,我省就以实施国家远程医疗政策试点项目为契机,通过抢抓大数据战略重大机遇,持续发力,是全国首个省、市、县、乡四级公立医疗机构四级远程医疗服务全覆盖的省份。

  正是随着远程医疗发展进一步提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享受到了它的方便,使医生可以“云端”问诊,而患者在家门口就能尽享专家号。

  贵州远程会诊造福了多少患者?

  从2016年6月起到2018年3月,全省各级各类医疗机构累计开展远程会诊2.506万例,是我省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展远程诊疗以来累计总量的80倍;开展远程心电诊断、远程影像诊断和远程检验质控13.4万例;省、市三甲医院通过远程医疗平台,面向全省医疗机构开展常态化的远程培训300余场次,培训30余万人次。

  此外,针对大医院“一号难求”等问题,我省还建成国内首家以省为单位的统一预约挂号平台,患者只需通过“健康贵州12320”网站、微信公众号、手机APP等多种方式便可实现全省县级以上公立医院“一窗式”预约挂号。

  截至4月10日,平台内汇集了全省209家县级以上公立医院11019位专家(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及18562名医生的门诊排班数据及信息,通过平台开展预约挂号患者已达135817人次。